chuangzyuan image
一部山水人文的印象笔记 | 创 之 源 影 像

纳西族

 二维码 2806
发表时间:2017-12-10 09:33作者:怡夫

纳西族的形成是多元的。从1960年开始,考古工作者就在云南省丽江县的木家桥一带,陆续发现了一些人类股骨化石、头盖骨化石和其他的古生物化石。

 近十余年来,在纳西族居住的金沙江沿岸和泸沽湖周围地区,又发现了许多绘有岩画的洞穴以及一些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为进一步研究纳西族先民的活动提供了大量的物证。见于史籍的有关纳西族活动的最早记载,当属晋朝史官常璩所著的《华阳国志》一书,其中谈到的“摩沙夷”早在东汉末年就已活动于丽江周围一带地区。

根据现有的文献及考古等方面的资料,可以初步推断出纳西族先民大致是由三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源于甘肃省和青海省的黄河、湟水地带的古羌人。这些游牧的羌人先是向南迁到岷江上游,又逐渐向西南迁徙至四川省西部的雅砻江流域,再继续西迁至云南境内的金沙江上游沿岸一带及丽江等地,最后便在这一带地区定居了下来。另一部分则系古代我国西南民族中称为“旄牛夷”、“白狼夷”的一支所谓“夷人”族系。由于这些人居住在笮都一带,又被称为“笮都夷”,经多年的发展演变而渐成为纳西族的先民。还有一部分据估计是当今云南省丽江县一带的土著居民。这部分人世世代代居住在这一地区,当为纳西族先民中人口占较多数的部分。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以上述三部分人为主体的纳西族先民们,不断吸纳融合周边一些民族的先民,逐渐发展形成了今天的纳西民族。

纳西族居住的滇、川、藏三省区交界地区,群山耸峙,风景秀丽,平均海拔约有2700米。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宛若两道玲珑晶莹的玉屏,巍然矗立并障护着勤劳朴实的纳西儿女。早在唐代便以“磨些江”著称的金沙江,在这一地区蜿蜒流过,形成了“万里长江第一湾”和“虎跳峡”等世界闻名的奇观。大致以金沙江为界,纳西族地区又可分为东部和西部两大方言区,方言之间互相不能通话。属西部方言区的有云南省丽江、中甸、维西、德钦、鹤庆、剑川、兰坪、华坪、贡山等县,四川省的盐源、木里以及西藏的芒康、察隅一带,主要为“纳西”支系聚居之地;而代表东部方言区的“摩梭”支系,则主要聚居在滇川交界处的泸沽湖周围地区,学术界多以“永宁纳西族”称谓之。由于诸多的原因,这部分人在家庭结构、婚姻制度、宗教信仰、生产生活习俗,乃至自我意识等不少方面,已同其他支系的纳西族产生了较大的差异,往往喜爱以“摩梭人”或“摩梭族”自称。除上述两大支系外,纳西族还有“喇惹”、“喇珞”、“阮可”以及“玛丽玛沙”等几个较小的支系,亦有一些别称。

纳西族约在公元二三世纪开始由原始社会向奴隶制社会过渡,产生了“夷帅”或“豪帅”。公元8世纪初的唐朝开元年间,纳西族势力在洱海东部的宾居(今宾川县一带)建立起“越析诏”,为当时著名的六诏之一;历时70余年后被南诏所败,部分人渡金沙江北返,另一部分则被南诏统治者迁徙至昆川(今滇池地区),后来被逐渐融合于其他民族中。唐宋时期是纳西族社会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基本上完成了由游牧经济向定居农耕经济的过渡。至11世纪中叶(宋仁宗年间),纳西族的势力又有了较大的发展,已发展到能够同大理段氏政权分庭抗礼的地步。据《元一统志》记载,十二三世纪的丽江地区已经是“民田万顷”的农业经济,矿产有金、银、滑石、朴硝等数十种,加之畜产品、手工制品及土特产品,已形“土地肥饶,人资富强”的局面,基本上具备了政治上集中统一的经济基础。公元1253年,元世祖忽必烈率军从四川木里、云南宁蒗县永宁一带乘革囊渡江,取道丽江而南征大理,分封纳西部落大酋长麦良、和字等为土官,使得纳西族势力更加迅速地发展。公元1275年设置丽江路军民总官府,后罢府置宣抚司,领一府七州一县,总官与宣抚司均由麦良的子孙承袭。纳西族地区自此开始从奴隶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从元初忽必烈灭大理至清朝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实行“改土设流”的400余年时间里,中央王朝在纳西族地区一直推行封建土司制度,先后有丽江土知府、巨津州土司、通安州土司等十余户纳西族土司受到分封。其中,丽江木氏土司的势力在明朝晚期曾臻鼎盛,滇、川、康、藏四省区交界处的中甸、维西、德钦、巴塘、木里、盐源、盐边以及芒康等地均被其攻占。纳西族地区的农、林、牧、工、商、贸以及文化艺术等各业,在这一时期均有了很大程度的发展。这同木氏土司积极依附中央王朝,大张旗鼓地吸纳先进的汉文化与藏、彝、白、回等周边民族的文化,以先进的生产方式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是分不开的。

纳西族地区在清朝雍正元年实行“改土设流”之后,社会经济文化等各项事业的发展大大加快了。在汉族流官的大力倡扬下,中原地区汉文化以及先进的生产技术迅速渗入纳西族地区。废庄园、释庄奴、减捐税、劝农桑、修水利、兴交通、办义学等一系列举措,不仅深得广大纳西族民众的拥护,而且在客观上也极大地促进了纳西族地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中原地区的佛教、道教等宗教也在这段时期广泛传播,同此前就已传入的藏传佛教一起,逐渐形成了超越纳西族传统的东巴教的宗教势力,赢得了许多纳西族民众的信仰,客观上对汉文化在纳西族地区的传播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1911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封建统治,民国政府在纳西族地区实行了保甲制度,并逐渐辅之以国民党、三青团等组织的协助控制。20年代在云南设立了丽江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下辖八个县和五个设治局,其辖地范围几乎涵盖了整个滇西北地区。尤其是到了抗日战争中后期,我国东南沿海一带的对外商贸渠道完全中断,滇缅公路亦被日军封锁,丽江一带便成为内地通过印度开展对外贸易的重要枢纽。仅丽江大研镇就设立了大小商号1000余家,其中拥有百万银元以上资本的商号达10余家。此外,还兴办了皮毛皮革、纺织、造纸、银器与铜器制作等一些新行业,并开展了“工业合作”运动。这些都为以传统农业和畜牧业为主的纳西族社会经济结构开始实现初步的转型奠定了必要的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纳西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展了反对国民党政府反动统治的武装斗争,于1949年7月初宣告了丽江一带的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纳西族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进入了崭新的历史发展时期。1961年4月,在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光辉照耀下,丽江纳西族自治县正式宣告成立,其后又在其他一些纳西族聚居区建立了一批区乡级的自治政权。经过新中国建立后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发展,纳西族社会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概况

纳西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民族,现有人口277750人(1990年),主要分布在祖国西南部的云南、四川以及西藏三省区交界处的金沙江上游与横断山脉地区,即云南省的丽江、宁蒗、永胜、中甸、德钦、鹤庆、剑川、兰坪、华坪、贡山,四川省的盐边、盐源、木里、巴塘、攀枝花,以及西藏自治区的芒康、察隅等县市。其中,云南省的丽江纳西族自治县聚居着三分之二以上的纳西族人口,是纳西族最集中的聚居区。

纳西族有多种自称和他称。见于史籍的他称主要有“摩沙”、“磨些”、“摩梭”以及“摩狄”等,其中最常用的他称为“磨些”。纳西族的自称有“纳”、“纳西”、“纳”以及“纳汝”等,居住在川滇边境泸沽湖周围地区的一部分人自称为“摩梭”。“纳”在纳西语中具有“大”与“黑”的双重含义,而“西”、“日”、“汝”之意则均为“人”或“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经过民族识别和本民族人民的充分协商并经国务院批准,于1954年正式将族称统一定为“纳西族”。

纳西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早在公元7世纪,纳西族人民创造了象形表意文字“东巴文”和音乐文字“哥巴文”,但均不通用。被称为“活着的象形文字”的东巴文是目前世界上惟一保留完整的象形文字。由于同汉族的密切关系,纳西族通用汉文。

纳西族信仰东巴教和藏传佛教。

据史书记载,纳西族的先民同古代称“牦牛夷”、“摩沙夷”、“磨些蛮”的部落有渊源关系。

从唐代到清代,纳西族同中国内地联系日益紧密,其社会制度也逐渐从奴隶制演变为封建领主制,再经清代的改土归流政策,向封建地主制转化,使地主经济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与民族交往中,纳西族创造了自己灿烂的历史文化。著名的《创世纪》描写了纳西族先人开天辟地、与大自然搏斗的经过,它是一部歌颂劳动、反映男女忠贞爱情的长篇史诗。用东巴文撰写的《东巴经》是纳西族的宗教经书,数量达两万多卷,其历史可追溯到唐代,是古代纳西族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对研究纳西族的文化、历史、宗教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融诗歌、音乐、舞蹈为一体是纳西族民间文艺的一大特色。“喂热热”、“阿丽丽”、“京盘”、“纳西族古典舞蹈”等一批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歌舞在国内外享有盛名。相传为元人遗音的大型乐曲《白沙细乐》(别时谢礼)被誉为最古老的交响乐,纳西人至今尚能演奏。

融诗歌、音乐、舞蹈为一体是纳西族民间文艺的一大特色。“喂热热”、“阿丽丽”、“京盘”、“纳西族古典舞蹈”等一批具有浓郁民族特色歌舞在国内外享有盛名。相传为元人遗音的大型乐曲《白沙细乐》(别时谢礼)被誉为最古老的交响乐,纳西人至今尚能演奏。

纳西族的建筑、雕刻和绘画融合纳西族、汉族与藏族三个民族的传统风格,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丽江古城从选址到建筑风格均融会了汉、藏、白等多种民族的建筑艺术风格并有所创新。著名的丽江白沙“大宝积宫”、“琉璃殿”、“大定阁”等均系明代建筑。在这些建筑物墙上都保留着珍贵的壁画,笔法既有藏画的洗练和匀称,又具唐代道释画的风格。用象形文字写成的《东巴画谱》是罕见的艺术珍品,而长达15米的《神路图》堪称稀世瑰宝。

丽江纳西族的房屋建筑多为“三方一照壁”、“四合五天井”格局的瓦房,即由较高的正房和两侧略低的偏房,以及正房对面的一座照壁构成,安静宽敞,自成单元,布局协调。宁蒗县永宁纳西族房屋多采用“四屋一院落”的格局,即由正房、经堂、双层楼房和畜厩等四座木结构建筑组成院落。正房由主室、上室、下室、后室和仓库组成。主室是全家活动的中心。

丽江纳西族妇女穿大褂,宽腰大袖,外加坎肩,系百褶围腰,穿长裤,披羊皮披肩,披肩上缀有刺绣精美的七星,肩两边缀日、月,象征着“披星戴月”,以示勤劳。宁蒗纳西族妇女着长可及地的多褶裙、短上衣、青布包头,配大银耳环。纳西族男装大体与汉族相同。

纳西族的“三叠水”(又称雪山宴)是招待贵宾的方式,因使用大碗、小碗、盘子三种不同高度的餐具而得名。三叠水菜无定谱,依季节、需要随意配置,但必有几样山珍名菜。纳西族的特色食品还有一线琵琶肉和千层饼,琵琶肉是用整条猪腌制的猪膘,因形似琵琶,故得名;千层饼香脆爽口、油而不腻,因层多、薄如纸而得名。

纳西族有许多传统节日,如尝新节、朝山节、三月会、火把节等,最具特色的要数棒棒会。每当农历正月十五,纳西族人便聚集在各集镇,交流生产资料,以备春耕。晚上各家要吃元宵,到街上看歌舞表演。

纳西族地区名胜古迹很多,有直插云天的玉龙、雪山、号称"长江第一弯"的石鼓、大研镇的黑龙潭、丽江的虎跳峡。丽江古城大研镇内街巷幽深、清泉密布、家家流水、户户垂柳,因其优美的环境、保存完好的古城风貌及深厚的文化底蕴,于1997年12月3日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语言文字

纳西族以其悠久的历史和丰富多彩的文化而著称于世。纳西语是纳西族民众在社会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交际工具,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彝语支,大致以金沙江为界分为东西两个方言区。纳西族原先有东巴文(象形表意文字)和哥巴文(音节文字),新中国成立后又创制了一种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拼音文字,但这种文字的使用范围不甚广泛。

东巴文化是纳西族传统文化发展历程中最具代表性的部分,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宝库中放射出璀璨光芒的瑰宝。东巴文是目前世界上罕见的"活着的原始象形文字",用这种文字书写成的两万余册东巴经籍,是关于纳西族古代社会生活及其历史发展进程的百科全书。

东巴经籍通常在经师们土法自制的白纸上写成,较常见的有白纸黑字、全部彩绘以及部分彩绘三种。其形状横长纵短,颇类似于藏、傣等民族使用的贝叶经,一般是十多页或数十页为一册,在左上方或上方用线缝订起来。东巴文字的书写表意方式有三种:一种是图画式的表意法,另一种是逐词逐句的表意法,还有一种使用较多的便是省略词语表意法。表现在东巴经的经文行列上,则又可分为无行式、三行式、四行式、六行式以及多行式等几种形式。东巴经籍不仅主要反映了宗教祭仪等方面的内容,而且还包罗了天文历法、动植物、农牧业、医药、五金、哲学、史地、民俗、婚姻家庭、语言、文学、艺术、战争与和平等多方面的内容。纳西族著名学者和志武先生将东巴经籍分为十大类:祭山神龙王经、祭风经、除秽经、开丧经、超荐经、消灾经、退口舌是非经、超荐祖师什罗经、求寿经以及零杂经。这仅是对国内所能见到的部分经籍的初步分类,还未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以及我国台湾省等海外收藏的大批经籍的内容。尽管如此,我们已不难从上述诸方面窥见东巴经籍所包含的丰富内容,理解其同纳西族整个社会历史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东巴经籍中的部分优美的韵文作品,还有诗歌谚语、神话传说以及各类故事等,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东巴文学。其凝练的语言、曲折的情节、动人的故事和神奇的传说,令初窥堂奥者眼花缭乱,使登堂入室者流连忘返。尤其是《崇搬崇笮》、《董埃术埃》等反映纳西先民创世与早期生活的史诗及神话,各自的篇幅均长达两千余行。其中既包容了创世、造物、降龙、镇妖和战争等各类神话,亦涉及到纳西族先民们实际生活的一些内容,堪称纳西东巴文字及整个纳西族文学中的经典之作。而《鲁般鲁饶》(又可译为《牧奴悲史》)、《库起库涵》(又可译为《买卖寿岁》)之类叙事长诗,则反映了纳西族社会发展到产生了明显的阶层分化之后,各个不同社会阶层的生活状况,并蕴涵着对处于社会下层的群众的深切同情,以及对上层统治者的辛辣嘲讽。这两部长诗是纳西东巴文学发展到了一个成熟阶段的标志。东巴文学有着独特的艺术特色,既有十分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又有相当突出的现实主义成分,两者结合得颇为自然,相得益彰。其中有不少人物形象鲜明、情节曲折动人的佳作,至今仍在广大纳西族地区传唱。

文化教育

纳西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教育事业比较发展的民族之一。早在永乐十六年(1418年),就有丽江府及其所属的各州建立学校的记载。光绪年间,是丽江纳西族教育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清末时,在纳西族知识界中,涌现了一些为摆脱内忧外患,而到国外寻找真理与科学的留学生。抗日战争时期,云南成为大后方,国内有些名牌大学迁到昆明、大理等地。他们不仅带来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也带来了民主革命的思想,从而使丽江的教育事业繁荣起来。

丽江解放后,人民政府立即着手整顿和充实教师队伍。每年都有成批学生考入各高等学校,有的还送往国外留学。尽管在十年内乱中遭到严重的破坏,但到一九八Ο年底,丽江全县已有各类学校七百三十多所。世代没有读书人的纳西族家庭,如今有了自己的中学生和大学生。现在,纳西族的教授、副教授、讲师、高级医师、总工程师、农牧专家、作家和诗人等等,分布在全国各地工作,也有在国外的专家和学者。

在社会教育方面,丽江全县有文化馆、图书馆、剧院、电影院、电影发行公司及分布在城乡的各种文化教育机构。群众的文娱活动非常活跃,精神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泸沽湖地区的纳西族,长期受封建领主的统治,只有少数人识些汉文与藏文,多数为文盲。如今,泸沽湖地区比较大的村寨都有了学校。永宁和宁蒗县等地的教育事业都有所发展。

宗教信仰

东巴教属于一种原始多神教,一般认为是纳西族先民由自然崇拜发展到祖先崇拜、神灵崇拜这一系列自发信仰的产物。“东巴”一词纳西语的意思为“智者”或“山乡诵经者”,即对东巴教经师或祭司的专称。

从东巴教的经典及其活动内容等方面看,它基本上是在原始巫教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因而保留有较浓厚的原始宗教信仰的残余。东巴教所宣扬的核心观念便是万物有灵和灵魂不灭,即认为山、水、日、月、风、雨、雷、电、木、石等自然现象和自然物,均有不朽的神灵,既可赐福,又可降祸。因此,就有了祭祀众多神灵的频繁仪式活动,以希冀祈福免灾。东巴教没有较为系统的教义,没有统一的组织,也没有自己的寺庙。当东巴的多是家中清贫的农民,平时不脱离生产劳动,仅在有人邀请时才外出作法仪,没有什么特权。东巴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只有经典的熟悉程度和作法仪的能力高低的区别。东巴的传承途径主要有两条:一条是上辈亲属中有人当东巴,后辈男性便可自幼在其口传心授的教育下,加上耳濡目染而渐修习成东巴;另一条途径便是前去拜谒有名望的大东巴为师,从为其当助手开始见习,随师父学习诵经并出席各类仪式,逐渐学成而后自立门户。云南省中甸县白地村一带被纳西人公认为是东巴教的发源地,著名大东巴久干吉曾于民国年间在此收徒传艺,据说最盛时学徒人数曾达20余人。

东巴在作法仪时所使用的法器主要有:象征太阳的"展兰"(铜板铃),象征着月亮的“达克”(皮手鼓),以及神轴画、海螺、法杖、五佛冠、刀、弓等物。在整个法仪进行过程中,东巴所吟诵的经文和所跳的舞蹈,都要严格按照东巴经典中所记载的内容和规定的动作进行。东巴经原先多来源于纳西族先民原始巫教的一些口诵经咒,后来又受到藏族苯教和藏传佛教的强烈影响,乃至有部分经文就是用藏文经译写照搬过来的。由于东巴经的经文往往不是按一字一意的方式书写表达的,象形或标音等字符一般只能起到提示人们记忆的作用,因此,要完整地吟诵出经文便只有靠东巴师的口传心授,用死记硬背的方法把经文学会并记牢。这样,自然也就形成了因各位东巴出自不同的师门,对同一段经文的吟诵与释义就不尽相同的情况。 东巴教受到藏族苯教以及藏传佛教影响的程度,仅列举数例便可见一斑:“东巴”一词的古称原为“钵波”,这同苯教经师的称谓“苯波”十分相似;东巴教传说中的创教者名叫“丁巴什罗”,据有的学者考证实际上与苯教的祖师“敦巴辛饶”为同一人。另外,东巴经典中所记载的东巴教第一位神礻氏名叫“古孜盘苯波”,其意即“藏族盘经师”;东巴教中的“鹏”、“龙”、“狮”等护法神,也多来自苯教。

东巴教的发源地大致在云南省中甸县白地村一带,这是一种普遍流行的说法。那里不仅有据传说是该教始祖丁巴什罗修行处的白水台,有被认为是真正的传教者与集大成者阿明什罗藏经与修行的洞穴,而且还有许多世代传承、学问高深的大东巴。因此,“没有到过白地,不算真东巴”等俗谚口碑在纳西族民众中广为流传。每位当东巴者一生中最崇高的愿望,便是能亲自到白地去拜师朝圣,以增加学识并提高社会地位。但是,对于东巴教究竟起源于何时这一重大问题,则至今仍是众说纷纭的。著名的纳西族学者方国瑜,曾根据白地村白水台附近所发现的一方摩崖诗碑,推定早在公元11世纪宋神宗年间,就已有东巴教在白地一带传播了。

东巴教的宗教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涉及到纳西人生活的各个方面,譬如:祭天、祭祖、祭各种神礻氏、婚嫁、丧葬、节庆、驱鬼、择吉、命名、超度、卜算以及治病等等。所以,东巴教对纳西人的思想意识和日常生活各方面影响相当大。但是东巴教长期以来基本上是作为一种"民间的"宗教流传在普通民众当中,似乎从未取得过“正统的”或“官方的”地位。

由于东巴经有丰富的内容和珍贵的资料价值,在研究文字学、宗教学、民族学以及纳西族传统文化等方面有着十分重要的功用,因而受到国内外学术界普遍关注,20世纪20年代以来就有不少中外文版的研究成果问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各级政府曾组织专人收集、翻译和整理东巴经籍。进入80年代以后,丽江东巴文化研究所等专门机构得以成立,极大地推进了这方面工作的顺利进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少纳西族民众正逐渐重新把东巴教认同为本民族的传统宗教,已开始热衷于将子女送去学习东巴经、东巴文化与艺术。尤其是在东巴教的发祥地云南省中甸县的白地村一带,所有节庆及婚丧嫁娶等重要场合都少不了东巴的主持和参与;乡村政府曾应群众的强烈要求而开办了数期东巴讲习班,均因报名参加的人数太多而不得不采取按自然村分配名额的办法来解决。在滇、川交界的泸沽湖畔的摩梭人中,流行着一种与东巴教大同小异的达巴教。达巴们虽使用一种叫“哥巴文”的标音文字书写经书,但其范围相当有限,更普遍使用的是全凭口传心授的口诵经。由于这一带地区藏传佛教(喇嘛教)传入较早,信徒日渐增多,形成了两教并驾齐驱的状况,有的节庆和婚丧嫁娶等活动中,还出现了达巴与喇嘛共同主持仪式的场面。

饮食文化

史书所载,古代纳西族广大人民多以荞麦、稗子、圆根为食。明清以来,在大量吸收汉族先进生产技术和新农作物的基础上,纳西族的农业有了较快的发展,生活也有了新的变化。以玉米、小麦、大米、大麦、稗子为主食。坝区农民多在房前屋后开辟园圃,种点蔬菜自食。同时,纳西族在每年冬天腊月间有杀年猪的习俗,做成火腿或腊肉,平时分切而食,猪油用做食用油。一般人家还自备有各种咸酸腌菜、豆豉、肝酱、香肠、腌蛋等等。一般情况下,每日三餐多为干饭。有米饭或大米、玉米混合饭,有二、三个菜及汤。冬春时节则爱吃热气腾腾的火锅菜;夏季农忙期间,多数农家皆以米酒拌凉水解渴。有些地方早上吃炒面和酥油茶。纳西族人喜欢喝酒、喝茶和抽烟叶,爱吃辣、酸、甜、味。城镇居民的主食主要是大米和麦面,一般量少而精,蔬菜全靠郊区菜农供应。城里卖有出名的丽江火腿粑粑,美味可口。久负盛名的“苏里玛酒”和“丽江窨酒”也深受中外宾客的喜爱。

传统节日

纳西族人民的节日有许多与汉族相同,如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但春节的活动内容却与汉族不同,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同西南许多民族一样,纳西族也有火把节。而本民族的传统节日,主要是骡马会、农具会、龙王会和朝山会。

春节,除夕宰鸡,以饭和肉喂狗,用猪头拜灶君,然后祭祖先。初一吃素,不出门,全家带着粑粑、菜、酒等物到祖先坟上拜年。初二洗头洗脚。初三祭天,这是整个村寨的共同活动,有的地方祭天时只许男子参加。祭天的目的是祈求人畜兴旺,五谷丰登。从初一到十五均不劳动,在家玩乐,青年们则随各地习惯举行唱歌或射箭等文娱活动。

正月十五丽江农具会,正月二十日白沙农具会,都是纳西族人民的传统节日。它标志着春节活动的高潮,也是这个节庆的结束和新的一年备耕生产的开始。白沙农具会在明清时叫“白沙庙会”,纳西语叫“白沙堂美空棒”,意即“白沙大宝积宫开门”。是明代建筑“大宝积宫”、“琉璃殿”、“大定阁”等寺庙一年一次的开门日,主要是让人们进香拜佛。近半个世纪来,成了交流农具为主的节日,故人们名副其实地称为“白沙农具会”。届时,邻近各县农民纷纷来此买卖农具和马匹,赶会期间热闹非凡。

二月初八的北岳庙会,是纳西族祭祀本民族保护神或战神“三多”的盛大节庆。北岳庙,因南诏时曾封玉龙山为北岳,三多庙因建在玉龙山麓而得名。纳西人认为三多是本民族最大最有权威的神,是属羊的,每年二月初八和八月羊日,要用全羊牲隆重祭祀。三多的信众颇多,香火之旺,当居丽江所有寺庙的首位。

三月十五的龙王庙会,也叫黑龙潭会,既是纳西族祭祀龙王的节日,也是各族人民的物资交流会,会期三至五天。参加庙会的人,除丽江及邻县各族农民外,还有大理、保山等地的商旅及一些外省客商。届时,黑龙潭附近临时辟出的广场中,商棚林立,商品琳琅满目,人来人往,热闹异常。当地人民争先购买内地来的日用百货,外地客商则收购当地的土特产品。这种互通有无的关系,促进了各族人民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会期中还伴有唱滇戏、赛马及唱纳西族民歌等文化娱乐活动。

七日骡马会,是纳西族人民的又一重要节日。于七月中旬在丽江县城西狮子山后坡上举行。会期七至十日,以牲口交易为主。届时,滇西北各县及大理等地农民,携带土特产品到丽江出售,买回著名的丽江骡马、铜器等。一个会期中上市或成交的牲畜达一、两千头左右。

七月二十五日朝狮子山拜女神,是永宁纳西族最隆重的节日。传说狮子山是一位女神的化身,名叫“里底干木”,即永宁的女神。她不仅主宰着永宁人口的兴衰、农业丰歉、牲畜增减以及婚姻和生育,同时也是众山神之首,周围的男山神归她管辖。每年的七月二十五日,各地山神都要到西藏聚会娱乐,干木女神也前往参加。为使女神愉快和祈求人畜兴旺、庄稼丰收以及百事昌盛,在这一天,永宁坝区的男女,特别是青年,都穿着盛装,聚集在狮子山麓,数家或数十家人烧一堆松枝,再洒上蜂蜜、牛奶、酥油等祭品,向狮子山朝拜。拜毕,尽情欢乐,就地野餐。据说参加朝山的,最盛时达一、两千人。有些青年男女结伴绕狮子山一周,露宿偶居,趁此进行社交活动。

风俗习惯

衣、食、住

据有关史籍记载,纳西先民的服饰有“男女皆披羊皮”之习俗,这可能同畜牧业较为发达和游牧民族的秉性有关。元人李京所见的纳西族男子多为“善战善猎,挟短刀,以砗磲为饰”者,而妇女则“披毡,皂衣,跣足,风鬟高髻;女子剪发齐眉,以麻绳为裙”。至清末民初,纳西族男子的服饰已大致与汉族男子相同,妇女的服饰亦已从穿裙子改为多穿长裤,但仍保留了较鲜明的民族特色。丽江一带妇女身穿宽腰大袖、前幅短、后幅长的镶边女袄,外加紫色或藏青色的坎肩,腰系百褶围裙,下穿长裤,脚穿船形绣花鞋,背披一袭缀有七个圆布圈及七对垂穗的羊皮披肩,俗称“披星戴月”。已婚妇女将发髻梳盘于头顶,戴圆形纱帽;未婚少女则结发辫盘在脑后,戴布头巾或黑绒小帽。云南省中甸县和德钦县一带的纳西族妇女,上身常穿织出彩纹的开领麻布对襟长衫,下身穿多褶麻布裙,腰系彩带,背披羊皮披肩,脚穿云头长靴。青年女子一般喜留长发,在发辫中掺入五彩丝线或毛线盘髻于头顶,同邻近地区藏族妇女的头饰相类似;而已出嫁的妇女则往往用红布缠头,再戴上俗称“骨配”的圆盘状银质装饰品。

沪沽湖畔摩梭人则由于同藏族交往较多,信奉藏传佛教(喇嘛教)的人日益增多,大部分男子已改着藏装。妇女则上身穿各色短衫,下系百褶长裙,腰束彩带,背披羊皮,并用牦牛尾巴上的毛编成粗大的假辫盘于头顶,再在假辫外缠上一圈蓝黑色丝线,将此辫后垂至腰际,显得美观大方。

纳西族先民早期可能实行穴居,有些史书以“麽些洞蛮”称之。后来逐渐学会了建盖“木楞房”,即以圆木纵横相架叠层为墙,垒到10尺左右便加椽桁,上覆以木板,然后再用石块压在木板上。正房内以火塘为活动中心,床榻就设在火塘边,炊爨亦在火塘上进行。丽江一带明代已有瓦房出现,但多为土司和头目的住宅。随着纳西族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城镇和坝区农村已普遍采用了“三房一照壁”或“四合五天井”式的木石结构、土木结构的瓦房建筑。这种瓦房多系两层楼房,屋基用大石块砌成,中段用土坯或砖、石,上段则覆以木板。房檐外伸,并在桁梁两端加钉两块“风火板”(有的还加上“垂鱼”等装饰),以保护木质部分不受雨水剥蚀。正房的门窗多雕刻花草鸟兽之类装饰,院坝内亦镶钳各种图案的鹅卵石与瓦片,再遍种花草,显得美观舒适。

泸沽湖畔摩梭人至今仍居住在“木楞房”中,每一户人家至少建盖有一栋正房和一栋畜厩,人口较多或较富裕的人家则建盖四栋房构成一个院落。正房一般由主室、上室、下室、后室以及仓库等组成。主室内设有一大火塘,供炊爨和取暖用;火塘四周铺以木板,既可供全家吃饭、议事、祭祀与接待来客用,同时又是老年妇女和孩子们晚上睡觉的地方。上室是老年男子的卧室,下室内放置碓、磨和锅灶,是加工食品和煮猪食的地方,后室则作为堆放杂物之用。楼上的房间隔出三四个小间,作为家中青壮年妇女专门接待男阿夏的“花房”。这种“木楞房”建筑虽简单,但住在里边冬暖夏凉,而且还可以抗御七级左右的强烈地震。

据史书所载,古代纳西族广大人民多以荞麦、稗子、圆根为食。明清以来,在大量吸收汉族先进生产技术和新农作物的基础上,纳西族的农业有了较快的发展,生活也有了新的变化。以玉米、小麦、大米、大麦、稗子为主食。坝区农民多在房前屋后开辟园圃,种点蔬菜自食。同时,纳西族在每年冬天腊月间有杀年猪的习俗,做成火腿或腊肉,平时分切而食,猪油用做食用油。一般人家还自备有各种咸酸腌菜、豆豉、肝酱、香肠、腌蛋等等。一般情况下,每日三餐多为干饭,有米饭或大米、玉米混合饭,有二、三个菜及汤。冬春时节则爱吃热气腾腾的火锅菜;夏季农忙期间,多数农家皆以米酒拌凉水解渴,有些地方早上也吃炒面和酥油茶。纳西族人喜欢喝酒、喝茶和抽烟叶,爱吃辣、酸、甜、味。城镇居民的主食主要是大米和麦面,一般量少而精,蔬菜全靠郊区菜农供应。城里卖有出名的丽江火腿粑粑,美味可口。

祭天和祭祖

三坝纳西族每年要祭天一次,祭祖三次。正月祭天,腊月十四就要酿酒,做饭请客,请老人吟唱,三十晚上要“车寻”,初一祭灶神要磕头,初二要洗头、洗脚、洗衣裳,到河边饮水。三日晚上把天神请到家里来祭祀。四日就要杀鸡,到祭天堂烧香,磕头吟呷,搞完后回来作射箭等活动,搞完活动后在主祭家里吃饭。五日天一亮抬出一口大猪煮成三锅,煮熟后念“天好矢”、“乌鸦好友”。长者吃酒吃肉,然后众人吃。吃完依次回家。六日各家各户自己祭。八日又抬一口猪去祭天堂。九日又用一口小猪去祭天堂。整个祭天活动到此完毕。

祭祖:正月六、七日或二月十二日一次,六月初一次,十一月初二一次。一般祭时用黄栗树三株,各家各户自己祭。

丧葬

在丧葬习俗方面,丽江一带纳西人在“改土设流”前一直都实行火葬。人死后用竹筐或无盖的木棺抬至山上或村寨外的火葬场火化,过一段时间后再去收拾骸骨举行葬仪。清初“改土设流”后,中央王朝派任的流官曾屡次明令改火葬为土葬,皆因“土人尚惑刀巴祸福之说”而未能奏效。直至乾隆年间,流官们千方百计动员了一位纳西族小头目将其母土葬,人们未见到灾祸降临便渐改火葬为土葬。但在一些偏远山乡,迄今仍保留着火葬的习俗。

当人处于弥留之际时,家族中一位长老手持一包有少许碎银、茶叶末和大米的纸包守候在旁,在落气之际须将此纸包放入死者口中。这样做意图使死者十分珍贵“气”能够接续下去,以促成家族繁衍、子孙兴旺。此外,报丧、吊丧、停灵等活动都要在一位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老指挥下进行,并要请东巴经师来主持其中一些祭仪。人死后一般停灵三日即可出殡;葬仪举行后的三天内家中亲属仍需每天献祭。接下来还要举办“做七”、“百日”以及“年斋”等一系列祭吊亡灵的活动,得迎请东巴或喇嘛来家中诵经,直至人死满三周年时做完“三年斋”,整个拜祭活动方可算告一段落。妇女在产期死亡、孩童夭折与其他非正常死亡者,一般不得葬入家族墓地,亦不得在家族或村寨专用的火葬场内火化。

摩梭人基本上保持了火葬的习俗,但在举行葬仪前须先捆好尸装入麻布袋内,埋入正房后室内的土穴中“停尸”一段时间(最长不得超过49天)。另外,在火化完毕后,还有收拾部分骸骨装进一小布袋中,送到家族墓地进行埋葬等遗俗。这些习俗现今则已有了较大改变。

纳西族对生死礼俗是十分重视的。在生育方面,许多地区的纳西族一直保持着求子的礼俗,不妊妇女求子处较多。接生工作往往由儿孙满堂、人丁兴旺的人家的老年妇女来做,到20世纪60年代前后才普遍改到医院或卫生所生养。孩子出生满10天后,其父便需派人到岳父母、舅舅、伯伯、叔叔以及姨妈等亲戚家中送米酒和鸡蛋去报喜。在报过喜后,就会有亲友来登门道贺,并送来母鸡、鸡蛋、大米和婴儿衣帽等礼品。在小孩满月前的属羊日或属牛日,还需请东巴来主持命名仪式,并请众亲友前来参加。在请过满月客后方允许背小孩出门,产妇亦可下床参加家务劳动。当孩子满1周岁时须请周岁客,并当众铺下笔墨纸张、铁木匠工具和针线等让小孩“抓周”,以此来预测孩子的前程。泸沽湖畔的摩梭人以生女为贵,认为多女多福,因为只要有了女孩就能延续母系血缘家庭“根”。

婚姻习俗

纳西族由于各支系之间的历史渊源、地域分布不同等诸多原因,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婚姻习俗与家庭形态。聚居在丽江一带纳西族早已实行了一夫一妻制,而居住在滇川两省交界处的泸沽湖周围地区的摩梭人,在过去则过着不娶不嫁的“阿夏”(即亲密的异性朋友)婚姻生活。在同一个民族中竟然存在着父系、母系以及父系与母系并行的婚姻家庭形态,这种现象早已引起了普遍关注,成为学术界研究的热点。

丽江一带的纳西人实行一夫一妻制婚姻的时间较长,旧时儿女婚事往往由父母作主,请媒人出面撮合,然后通过订亲、请酒、举行婚礼等程序聘娶。当男孩长到七八岁时,父母亲便注意给他物色媳妇,若是相中的“门当户对”人家的女孩同自己的儿子的生辰八字相投合,就可托媒人携一壶酒前去女方家中提亲。待女方父母同意后,即可择一吉日举行送订亲彩礼的仪式,俗称“送小酒”。在此仪式上男方家庭须向女方父母送上“四色礼”:五斤左右的白酒一坛,两包茶叶,四盒红糖,两升大米。在举行过“送小酒”仪式后,若任何一方觉得这门亲事不大合适,均可提出反悔。若女方提出反悔便须退还男方所送的彩礼,而要是男方想悔婚约则不得索还彩礼,只需请媒人通知女方即可。在送过小酒后隔一年半载,男方家还须再向女方家送第二次彩礼,俗称“送大”。在礼品中除备齐上述“四色礼”外,还要加送一疋约七尺长的土布,两套礼服,半只猪肉,一对玉手镯或银手镯,另有现金若干。女方家亦以一壶白酒、两盒红糖与一些糍粑向男方家还礼。在举行过“送大酒”仪式后,双方一般都不能再对婚事表示反悔,否则会遭来物议。当青年男女长到18岁左右,便可择定吉期为其举行婚礼。

在婚姻关系方面,过去丽江一带的纳西人中姑舅表婚较为常见,舅父的儿子拥有娶姑妈的女儿为妻的优先权,因此,姑妈家的女儿在一般情况下先要供舅父家的儿子挑选,然后才可考虑嫁给外人。有些地方还存在兄终弟及的“转房”习俗,但一般是兄死后弟娶其嫂,而兄娶弟媳的情况则较为罕见。此外,纳西人中离婚的情况也是不多见的,因为普遍都认为这是极不光彩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这么做。离婚后女方返回其娘家即可,彩礼一般不退。按照传统习俗,寡妇无论其有无子女均可再嫁。新中国成立以后,青年男女恋爱婚姻自由的权利得到了充分有力的保障。

丽江纳西人的家庭多为一夫一妻制的父系家庭,子女均从父姓,财产亦按父传子、子传孙的方式继承,父亲在家事上拥有决定权。没有子嗣的家庭可招赘女婿上门,但事前须征得主要近亲的同意,而且子女须全随母姓,这样才能够享有家庭财产的继承权。纳西人的家庭多为三四世同堂的主干家庭,小夫妻俩共同生活的核心家庭,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后才逐渐增多。多子家庭亦有在儿子成婚后实行分居的习俗,在分家时往往是诸子均分田地、畜牲以及房舍等生产和生活资料,而幼子又拥有优先挑选的权利。一般由幼子继承祖屋,并承担起赡养双亲、供奉祖先灵位的职责。

居住在滇川边境泸沽湖周围地区的摩梭人,旧时主要实行一种奇异的"阿夏"婚。这种婚制的特点便是男不娶、女不嫁,男子于夜晚到女子家中访宿,第二天清晨又返回自己家中从事生产劳动,配偶双方不组织共同的家庭。这种暮合朝分的阿夏关系的缔结,以母系血统近亲不婚的原则为界限,除此外一般不再受年龄、金钱、辈分、等级以及民族等条件的限制。

按照摩梭人的传统习俗,女孩和男孩长到十三岁时便要分别举行“穿裙子”和“穿裤子”仪式,标志着已经成人,可以开始参加一些劳动和社交活动。一般女子从十五六岁起,男子从十七八岁起,便可开始同异性过偶居生活。他们通过日常生产生活中的接触、节日和庙会等社交活动来建立阿夏关系,选择阿夏的主要条件是貌美、年轻以及能干等。在阿夏交往的初始阶段,男方到女方家去访宿往往处于较隐密的状态,数月之后才公开同女方家人会面。会面时男方须给女方长辈送上一些礼品,以示尊重和谢意。这种阿夏婚基本上是以女方为主体的,每位举行过成年礼的少女,在家中都有专属自己的“阿夏房”用来接待男性阿夏,对自己不再喜爱的男子只要闭门不纳,阿夏关系也就算终结了。另外,在阿夏交往过程中所生下的子女全归女方抚养,财产亦完全按母系继嗣。由于阿夏婚的特点是易合易离的,男女双方很少会产生强烈的独占欲或嫉妒心理,对解除阿夏关系多持无所谓的态度,极少为此而发生纠纷。

同这种婚姻形态相联系,摩梭人过去普遍存在着一种母系家庭形式。其主要特征是:每个家庭由一位年长或能干的女性担任家长,负责安排日常生产与生活,管理仓库和家产,主持家庭祭祀和接待来访客人等活动。家庭主要成员由外祖母及其兄弟姐妹、母亲及其兄弟姐妹、兄弟姐妹及姐妹们的子女等人组成,一般包括二至四代,每家大约有十余口人,有的家庭多达二三十人。所有家庭成员都过着阿夏婚姻生活,财产完全按母系继嗣,世系也按母方来计算。因此,摩梭人认定了“女子是根骨,缺了就断根”的传统观念,当某户人家一旦出现没有女继承人的情况时,总会想方设法过继养女去延续世系。

科学技术

生息在玉龙山上、金沙江畔的纳西族人民在长期的农牧业生产和社会生活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积累了不少天文、历算、畜牧、农耕、医药等方面的科学知识,并涌现出有所成就的学者和专家。

纳西族古代的科学技术知识,很多是以神话故事的形式在民间流传,并用象形文字分别记载在东巴经书上的。根据东巴经记载,古代关于天象的专有名词已有数十种之多;从《巴格图》和《十二生肖的来历》等经书上看,纳西族早就对四言四隅(类似汉族的八卦)有了较为明确的概念;创制了以月亮圆缺定月,每月三十天,一年十二个月,共三百六十五天的历法,并用十二属相来记日、记月和记年。民间还从对天象及生物活动观察,摸出一套关于风、雨、花、雪,以及各种鸟类的活动规律,来分别季节的特征,不误农时地进行农事活动。

纳西族素以养马出名。丽江马是著名的“大理马”之别称,东巴经中有《马的来历》的专册。丽江是著名的“大理马”产地之一。丽江马是全国优良品种之一,体型小而精悍,能负重,善于爬山越岭,适应性强,并能连续行走二、三个月。近来,农科部门又引进卡马巴良种,与丽江马交配,使其向身高体大方面发展。

丽江纳西族自治县逐步建立和健全了农、林、牧、医药的技术网点,培养了近万名科学技术人员。他们深入地开展科学研究活动,在农村现代化建设中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比如,马铃薯是丽江山区的主要粮食作物,县农科部门针对其病毒害和品种退化比较严重的情况,经过长期试验,总结出适合当地的有性繁殖技术,采取实生苗移栽和实生薯利用的技术措施,基本上解决了难题,获得了高产。又如,全县对小麦推广良种良法之后,也获得了小麦连年大幅度的增产。

六十年代中,丽江地区科技部门根据全面发展农村经济的方针,在反复进行科学试验的基础上,推广苹果“芽复选种,高接换头”等新的种植技术,使全县种植的苹果实现良种化,至七十年代后期,全县苹果年产量达到一百几十万斤,变成云南省新兴的苹果生产基地之一。

纳西族地处横断山脉地带,高山、河谷、平坝相间,土壤肥沃,日照时数长,雨量充沛,适宜各种植物生长。被称为“植物宝库”的玉龙山,生长着五百多种中草药,其中行销全国的名贵药材达二百多种。丽江的医疗事业得到很大发展,疟疾、霍乱、伤寒等传染病已消灭,常见病和多发病渐渐减少,人民体质大大提高。

丽江纳西族自治县的鲁甸乡以“药材之乡”而著称,以此为中心,丽江地区建立了规模不同的药材栽培研究种植场四百多处。

此外,纳西族还有一批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中、高级科学工作者,如中外知名的历史学者、教育家方国瑜教授,小麦育种专家赵仲修,木芹、木全章、杨凤等知名人士。他们对纳西族及祖国的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艺术天地

音乐

东巴音乐是东巴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它通过独特的器乐与声乐构成了各种音乐形象,反映了纳西人的情感及其社会生活。

东巴器乐包括了吹奏乐、打击乐以及弹唱乐等形式,主要使用直笛、葫芦笙、海螺、牛角号、口弦、碰铃、板铃、扁鼓以及琵琶等乐器。每当有重要的仪式开场或结束时,上述乐器便同时奏响,典雅肃穆,热烈有序,闻者顿生庄重之感,情不自禁地发出“此曲只应天上有”的慨叹。东巴声乐则主要是诵经调。每当东巴为人家念诵经文作各类法仪时,往往都是个人或集体的声情并茂的唱诵表演,再配上几样小乐器的伴奏,十分悦耳动听。据有关专家统计,东巴诵经调约有20种左右,其中以祭风仪式、开丧仪式和超荐仪式的诵经调较为著名。在大祭风仪式的诵经调中,配以锣、鼓和直笛之类乐器,有时还插入几段《鲁般鲁饶》等叙事长诗的吟诵,颇能引起听众的同情与共鸣。在开丧仪式和超荐仪式等场合,则多采用东巴集体合唱的方式进行,气势雄浑,闻者肃然。

东巴经与东巴艺术不仅是纳西文化的瑰宝,而且也是中华民族文化园林中的奇葩!为及时抢救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并使之传承下去,纳西族人民还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专门建立了丽江东巴文化研究所等机构,聘请学问高深的老东巴来从事经典的译述、仪式的还原之“存亡继绝”的工作。

纳西族的音乐,除广流传于民间的诗、歌、舞三者合一的“温麦达”、“三多舞”等曲调外,还有古典的大型乐曲《白沙细乐》、《丽江古乐》。乐器有横笛、竖笛、芦笛,二簧、南胡、中胡、苏古杜、大胡、三弦、琵琶、筝、瑟、云锣、木点、铃、海螺、鼓、唢纳、长号、钹、钗、芦笙和口弦等。其中,有很多都是从内地传入的。

《白沙细乐》,又名《白沙细梨》或《别时谢礼》。全曲分为《序》及《一封书》、《三思渠》、《美丽的白云》、《白主哭》、《云雀舞》、《赤脚舞》、《弓箭舞》、《南曲》、《北曲》、《荔枝花》、《哭皇天》等乐章。

《丽江古乐》,采源于汉族的洞经音乐和皇经音乐,相传为宋乐。整个乐曲分为“神州”和“华通”两个大调,并根据不同的内容又分为五十多个小调。这套乐曲长期在纳西族地区广泛演奏。

舞蹈

东巴舞蹈多是纳西族东巴在各类宗教仪式中所跳的舞蹈,它是纳西族传统古典乐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东巴经中有数种被称为“蹉姆”的舞谱专书,用纳西族象形文字作标记,对各类舞蹈的姿态、场位、路线、造型、动律以及配舞乐器的用法等方面,都作了较为详细和完整的记录。有的学者根据这些舞谱的记载,将东巴舞蹈粗分为神舞、鸟兽虫鱼舞、器物舞、战争舞以及面具舞五大类;除此之外,还认为有开丧法仪之舞、祭龙王法仪之舞、求长寿法仪之舞、祭风法仪之舞以及占卜之舞等,可以说已构成了别具一格的"跳神法仪"方面的舞蹈。

由于东巴舞蹈较为集中地体现了“神”战胜“鬼魅”、善战胜恶、光明战胜黑暗这一主题,因而深得纳西族民众的普遍喜爱。而东巴舞谱则更是被有关专家认定“同唐代敦煌石室舞谱残卷、宋代德寿官舞谱一样是我国各民族艺苑的稀世奇珍”。东巴舞谱除了记录大量舞蹈跳法、起着规范舞蹈动作并使之代代传承的作用外,还包含有音乐、美术以及美学等多方面的内容。它对研究纳西族的社会生活、观念形态和文化艺术,乃至对探索我国和世界各个民族的艺术起源、发展和演变的历史,尤其是世界上各种舞谱的起源、形成、种类划分与编制方法等问题,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英国著名舞谱学者格斯特(A.R.Guest)等,曾将东巴舞谱与拉班舞谱等“世界性舞谱”相提并论,给予了高度评价。

绘画

东巴画是纳西族的一种较古老的绘画艺术形式,是用线条和色彩等手段构成一定的艺术形象,来反映纳西族社会生活的各个不同侧面。由于这些画的绘制者和使用者多为东巴经师,故称之为东巴画。东巴画按其形式与所反映的内容,又可分为木牌画、竹笔画、纸牌画以及神轴画四大类。这些画主要取材于东巴经籍,并多为精工彩绘制成,各种神灵鬼魅、鸟兽虫鱼、树木花草、人物形象等跃然画中,栩栩如生。有的画甚至还有专门的画谱,可供后人临摹。东巴画中最负盛名的画当推大型神轴画“神路”(纳西语称之为“恒丁”),在长达15米左右的布卷上,一般要画上300余个神灵鬼魅和东巴等人物,还有近80种珍禽异兽。这卷画气势恢宏、结构严谨、层次分明、色彩艳丽、形态逼真,亦是东巴在举行开丧和超荐等仪式时必不可少的法器。

进入20世纪80年代,纳西族一些年近古稀的老东巴又提起画笔绘制东巴画,一批中青年画家还在模仿的基础上创作出了大量的现代东巴画,使这一古老的艺术重又焕发出了生机与活力。这些画以其古朴神秘的气息、浓郁的民族特色引起了国内外美术界的热诚关注,不仅多次在国内一些大中城市展出,而且还应邀远赴美、日、韩等国展销,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戈阿干等纳西族艺术家还更进一步地将东巴画制成蜡染、扎染、陶瓷、挂毯等艺术品,深受本民族群众和国内外游客的喜爱。  

体育娱乐

纳西族传统的体育活动,主要有打秋千、打磨秋、赛马、摔跤和射箭打靶等。

打秋千

是纳西族群众最喜爱,开展得最广泛的活动。在丽江或泸沽湖地区,平时都有十岁左右的男女孩子,利用场院中晒粮架的横杆或地头山间大树的枝干,拴上绳子游荡玩乐。而成年人的群众性打秋千活动,则是集中在春节期间进行的。那时每个较大的村寨或近邻的两个小村之间,都竖起秋千架,成为全村和外来宾客聚集的热闹场所。有些村寨竖秋千架还保留着一些传统的规矩,正月二十日下午卸秋千架,木料放在不易日晒雨淋的地方,以备来年使用。

打磨秋

是青少年特别感兴趣的体育活动。磨秋占地小,用料省,只用一根竖柱和一根横杆;将竖柱上端刨削成圆头形,横杆正中挖个不穿通的圆洞,里边放些起滑润作用的动植物油,与竖柱的圆头相扣合即可。打磨秋时横杆两头各一人,相向而站,手把杆子,腹压其上,两人轮流用脚颠地,往前使劲,就可一上一下地飞速旋转起来,活动量较大。但颠地时,切忌上下用劲,只能顺旋转方向用力,否则容易甩脱,影响安全。

赛马

是纳西族群众经常进行的体育项目,这与他们自古以来善于养马、骑马是分不开的。人们在放牧或过节时经常进行友好比赛,但不分名次。正式赛马是在每年三月的黑龙潭物资交流会和七月的骡马会时举行。比赛分预赛和决赛,优胜的前三名,分别得到金牌、银牌、铜牌及红绸等奖品。同时,还进行马上的技巧表演,如砍旗、射箭、拣东西和镫里藏身等等。专程赶来观看赛马的各族群众,人山人海,气氛喧闹热烈。摔跤,纳西语叫“贡公”,是青少年最喜爱的运动项目,凡是青少年集中的公共场合,可以随时即兴举行。摔跤有对等摔和非对等摔两种。对等摔是指双方抱身的手平等,即双方的手上下交叉抱身,裁判下令后才能摔跤,倒地者为败,三次定胜负;非对等摔,是指手位不平等,多是一方认为自己的劲大,愿让对方一手。让者抱对方的肩臂,被让者抱对方的腰身,规矩与对等摔跤相同。若事先没有讲明,摔跤时可以绊脚。胜者受到人们的赞扬和尊敬,但不发奖品。

射箭打靶

也是纳西族传统的体育活动,这与古代的狩猎、放牧的生产活动有关,同时也为了杀敌自卫。清代以来,纳西族的一些有志之士,经常为科试练弓射箭,民间还流传着“百步穿杨”的大力士的故事。火铳和枪传入丽江地区后,便用弓箭及打靶活动逐渐减少,但在山区,弓箭仍是狩猎的重要工具。解放前,纳西族在祭天和法事活动中,仍保存着用弓箭打“兽牌”靶子和射杀仇敌的仪式。

近代,纳西族群众喜爱踢足球和打篮球。足球于二十年代传入丽江,三、四十年代成为坝区中小学经常开展的活动。通过经常比赛,技术上也得到提高。足球活动开展得最早、广泛而较好的白沙,被人们称为纳西族“足球运动之乡”。各村寨都建造有篮球场地,在农闲和节日里进行社队之间的友好比赛。

(根据网络资料整理,转接原《今源资讯》网浏览数2587)

上一篇景颇族
下一篇东乡族
分享到:
最新内容
© 2017   创之源影像 chuangzyuan image (创之源工作室 主办) 版权所有   E-Mail : chuangzhiyuan@qq.com   地址:湖北 · 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