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angzyuan image
一部山水人文的印象笔记 | 创 之 源 影 像

宜都徐红耀讲歇后语连串故事

 二维码 67
发表时间:2019-03-24 16:34作者:网络

我是尖(阉)猪佬呜角——宜都(一嘟)人,住在一个叫花子吃豆腐——一穷二白的山旮旯里,前些年因家境贫寒,十五的打灯笼——遭孽(照月),所以三十好几哒还是庙门口的旗杆——光棍一条。

俗话说山不转路转,石头不转磨子转,六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我可是麻布口袋里装菱角——冒了尖哟 ,想跟我过喜巴朗子(结婚)的姑娘是蹲在茅屎里抽烟——前呼后拥(涌)啊。大家要知根底吗?且听我四两棉花两张弓——细谈(弹)。

各位,您们不晓得哟,前些年,我们那地方是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过河打湿脚,麻雀子都不做窝的那么一个地方,弯弯拐拐的路比李琼唱的那个山路十八弯,还多三十三道回头线,每走一步都是骑着牯牛放鸭子——高高低低,乡亲们脸朝黄土背朝天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勤扒苦挣,一年忙上头还是老鼠子掉进灰面缸里——只糊得到一张嘴,啄(zhua)木鸟披蓑衣——吃没吃个好的,穿也没穿个好的啊。

所以,我们那块标致点的姑娘儿们和聪明点的儿子娃们,读了几句书后感觉回乡是老鼠子钻烟筒——黑路一条,也就一个个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或到南方或到西部掏金子挖银子捞票子去了,还有一些扬叉进灶——差(叉)火一点儿的……不不不,应该说是老实一点的或者稍微逊色一点儿的,也一个个泪水汪汪地离开爹娘,背井离乡,找个好对象,落个好地方,幸福的日子万年长,鞋底板擦油——开了溜。

一批又一批、一批接一批地都跑了,我们那块儿成了正宗的山大人稀,剩下的全是老的小的病的瞎的瘫的憨的和没得用的……还有黄连洗头——最为苦恼的,要数像我这样上有老下有小,有点儿文化,有点儿思想,又走不开的。面对广播听不到,电视看不到,早上听鸡叫,晚上听狗咬的大山,面对贫困而弄不到媳妇儿冷清清的空房和空床,激情燃烧的山野男儿们是血往心里流一口吃了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抓心啊!

前些年,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春风吹到了山乡,“生产发展,村容整洁,乡风文明,管理民主……”等20个字目标是八月间的石榴——满肚子的红点子,共产党和人民群众的心真是鞭炮两头放——想(响)到一起去了啊!因为我当年在职业高中里混了几年,多喝了点儿墨水,所以思想观念是飞机上面吹喇叭——想得高一些。种田讲科学,干活用机械,多业齐发展,卖的是品牌。我是秤杆子抬水——放在心(星)上,脑壳也就灵活一些,胆子也大一些,我率先自己申请,成立了“日新月异山巴佬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没经组织部门盖大红巴巴(印章),就麻雀子戴顶乌纱帽——当了酒杯子大个官。山上果药茶,山下养鸡鸭,河中喂鱼虾,引进技术深加工,产销一体化。一时间,穷乡僻壤因我而大火大锅烧开水——沸腾起来了,村民们穷则思变,奋发图强,勤劳致富,迈步小康。生活滋润得芝麻开花——节节高。吃穿不用愁,银行常储蓄,医疗有保险,闲时去旅游。男女老少都是土地老爷儿打哈欠——神气十足,胸空窝儿里挂钥匙——十分开心啊!

我这个人是孔夫子别把杀猪刀——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但这几年确实还是怀娃儿的妇女打嗝——有一股运(孕)气。在去年的村民自治民主换届选举中,竟被乡亲们视为知己,视为大哥,视为领袖,视为乡土能人,一下子全票当选为村长。既然大伙儿把我当人,瞧得起我,我口袋里的几个钱也得井水里面放糖精——有甜大家尝啊。我与村民代表们一起商量,一方面申请有关部门给予了一定的资金扶植,一方面带头捐资筹钱对原来乱七八糟的农家院落进行了全面整改,如今,我们村是——山清又水秀,户户小洋楼,鸟语花也香,车停家门口。村容村貌是两个哑巴睡一头——好得没话说呀!每逢过年过节,村里的文艺节目都是鸭子下河——呱呱叫,父老乡亲们看戏犹如丈母娘瞧女婿——越看越欢喜啊!

说了半天,大家伙儿可能要问了,你这伙计儿啊,话儿无缰越说越长,说的简直比唱的还好听,而今媳妇儿弄进门了没有哟,别夜蚊子含秤砣——讲嘴劲啊!

现时的改革开放,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眼花缭乱,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才有钱,说的还是有些道理,前些年因为家里穷,没得钱,我弄不到媳妇儿,现在又忙于事业忙于挣钱,没有时间考虑娶媳妇儿。虽然有时也为村里的事自己的事发廊里进,饭馆里出,舞厅里泡,麻将馆里搓,打牌是孔夫子搬家——光输(书)。

一些肚脐子放屁——妖(腰)里妖(腰)气的小姐,脸巴擦得白净哒,嘴巴抹得红通哒,见了我硬是跟到干裹绵缠,挨挨擦擦暗送秋波。人并非草木啊,哪能无动于衷呢,很有几回我都是冬天的萝卜——动(冻)了心,说个不怕丑的话,稀乎放松了一下,上了她们的钩钩……但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老支书给发现了,他说:伙计啊,田看田,户看户,群众看的是干部啊;千万不要穷了富不得,富了了不得,当了个小村官儿就缺德啊;千万不要叫花子日干豌豆角梗子——作枯乐哟,营造和谐文明的乡风,我们村委会干部要唐僧读书——一本正经,决不能歪嘴吹火——一股邪气啊!

打这以后没几天,老书记抓精神文明,雷厉风行,网上联络,立竿见影,非常具体地落实到行动上。他在我众多的追求者中,矮子里面拔将军,一个媳妇子是一弄,一群媳妇子也是一弄,最后干脆一下弄来了三个媳妇子,一个是两个胖子接吻——合肥开花店的姑娘叫牡丹花,一个是双喜临门——重庆的养蜂子的姑娘叫喇叭花;还有一个是带枪的人——武汉,卖豆腐的一个老婆婆子叫懒豆花。讲到这儿,读者们可能又要打张了。嗨,瞎搞!一下弄了三个媳妇子|,这可是违反婚姻法的呀,这可是猫子吃打巴糖——不得脱爪爪的啊!!

各位,您们莫皮匠的锥子——当真(针)啊!这三个媳妇子啊,合肥的花姑娘是给我弟弟弄的,武汉的懒豆花是给我死了妈的爹弄的,只有重庆的那个川妹子牡丹花才是给我弄的,一屋的三个单身汉一下子弄了三个媳妇子三朵花,真是三个媳妇眨眼睛——忙花之不赢哟。

最新内容
© 2017   创之源影像 chuangzyuan image (创之源工作室 主办) 版权所有   E-Mail : chuangzhiyuan@qq.com   地址:湖北 · 恩施